網站首頁 韩国三级 產品展示 神奇巴馬 招商合作 2018高清一道国产 在線留言 聯係方式

廣西把根留住醫藥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南寧高新區科創路10號
電話:0771-2627819
微信公眾號:gxbglz
微信號:gxbm123
聯係人:黃藥師
手機13977139239
QQ:2645473485
聯係人:焦藥師
手機13077719809
QQ:123791342
 
資訊詳情   當前位置:首頁>>資訊詳情

世界長壽之鄉---巴馬百歲的秘密

更新時間:2015-02-17 17:45:00點擊次數:2791次字號:T|T
在去長壽鄉采訪以前,我從來沒有見過超過100歲的老人。做案頭準備的時候,我看見這樣一個細節:廣西巴馬一位名叫陳媽亂的老人活了110歲,她用的棺材是後人們為她準備的第6副,因為當地習俗是老人過了60就開始預備棺材...

在去長壽鄉采訪以前,我從來沒有見過超過100歲的老人。做案頭準備的時候,我看見這樣一個細節:廣西巴馬一位名叫陳媽亂的老人活了110歲,她用的棺材是後人們為她準備的第6副,因為當地習俗是老人過了60就開始預備棺材,可是前5副棺材要麽被蟲蛀壞,要麽被先走的晚輩借用,等到老人去世,用的已經是第6副棺材了。


掩卷之餘,不免遐思,是什麽樣的原因使得這些老人如此長壽呢?是他們生活的地方太過特別?是他們的基因與眾不同?還是他們有什麽長壽的秘訣?


我今年31歲了,如果我生活在1949年,也就離死不遠了,那時候中國人口的預期壽命是35歲。這個數聽起來恐怖,可是我如果活在漢朝,9年前就該變死鬼了,因為起漢武帝時代的人口預期壽命是22歲。如今我國的人口預期壽命是72歲。到巴馬以後,我在一個叫德追的屯子邂逅了幾位婦女,寒暄幾句家常以後我隨口問道:你們估計自己能活多少歲?其中的一個笑笑說:8、90歲吧。另外幾個也點著頭說:差不多吧。我追問道:為什麽呢?幾個人互相看看,笑了起來,她們說:反正我們這裏都是活這麽大年紀的。在以百歲老人眾多而著稱的巴馬縣,預計自己活8、90歲,這答案算得上謙虛和低調。來之前的種種疑問在這一刻被最大限度地強化了,無數的問號糾結在心中:在曆史的無垠的長河裏,長生不老的夢想近乎人類永恒的追求,人不能長壽的原因有很多種,比如疾病,比如意外傷害,那麽,長壽的理由又是什麽呢?


環境是決定性因素嗎?

人不是活在真空裏的,長壽的人與我們分享著同一個星球。但是有些地區的人口壽命普遍長一些,這讓人很容易聯想到環境的決定性作用。同時,人類健康長壽與否也是自然環境質量的重要指標。


北京師範大學的地理教授盧雲亭給我們講述了他自己的親身體驗。1997年盧教授本來計劃去廣西巴馬做規劃研究工作,但是臨行前發現自己身上長了一片片的紫紅色斑塊,他推遲了行程,去協和等大醫院輾轉求醫,除了被診斷為“紫癜”外,藥物對症狀沒有任何效果。盧教授滿懷狐疑地留在家中休養了兩三個月,後來卻不過巴馬人的再三邀請,盧教授還是去了巴馬。沒想到,到巴馬的第三天,所有的斑塊全部不治而愈了。


盧教授不是唯一一個得益於巴馬的外地人。在巴馬的各鄉鎮菜場,都會看見一些提著袋子買菜,可是裝束明明是外地遊客的人。聽口音,有廣東的,北京的,還有趙本山式的東北口音。黑龍江來的65歲的李阿姨告訴我們:“我來了倆月了,以前有高血壓,來了半個月以後就不吃降壓藥了。”她卷起褲腿,按按脛骨:“以前我這裏一按一個坑,現在你看,基本正常了。”76歲的楊阿姨看上去頂多60出頭,她是和幾個老夥伴一起來的,她說巴馬“空氣好,水好,晚上睡覺睡得香。”問她打算什麽時候回去,她說不一定:“現在路修好啦,南寧過來才三個多小時,隨時可以回去,也可以隨時再來。”她放低聲音神秘地說:“要不是想念我孫子,不回去也行的!”


巴馬23.88萬人口中,100歲以上的老人有81人,百歲長壽老人的比例達到32.98/10萬,這個數字是世界罕見的。在巴盤村的一條主要道路兩邊,200米的距離內,我就見到4戶人家的5個百歲老人。那麽外地人搬去長壽村也可以長壽麽?我向巴馬長壽研究所陳進超所長提出了這個問題,陳所長說:“我不認為環境就是萬能藥,現在誰也不能夠說巴馬包製百病,最為準確的說法應該是:良好的環境會對某些疾病和身體不適有一定的正麵作用,但這也是因人而異的。”


我在坡月村的一家專門接待外地老人的公寓大廳裏看到,牆上有一個作息時間表:早上去百魔洞打水、吸氧,下午自由活動。公寓的老板向我解釋:百魔洞裏的空氣負離子含量高,多呼吸這樣的空氣有益健康。陳進超所長也認同這個說法:“巴馬地區經常有雷雨天氣,加上這裏是熱帶和亞熱帶的地理分界線,也是高原氣候與海洋氣候的交匯區,獨特的地理地質條件造就了巴馬得天獨厚的小氣候區,冬暖夏涼。這樣的氣候使得巴馬空氣負離子含量達到每立方厘米5000~20000個,百魔洞這樣的地方更高,甚至可以達到每立方厘米60000個。”——可以作為參照的數據是:按聯合國衛生組織的標準,空氣負離子含量達到每立方厘米1500個就是清新空氣。北京大街上的空氣負離子含量是200~300個,室內隻有40~50個。巴馬的空氣比北京清新25~200倍。


除了空氣,巴馬的水也特別好。這裏的水是弱堿性,最適合人的需要。而產生這樣的水與巴馬的地質特點有關。巴馬屬於喀斯特地貌區,泉水河水多為岩溶水,帶有人體需要的多種微量元素。另外,近年來的研究還表明,巴馬地區的紅外線充足,還有原生態未受幹擾的地磁作用。一係列的環境因素使得巴馬看上去是最適宜人類生存的所在了。


然而巴馬隻有一個。新的問題隨即出現了:巴馬雖然百歲老人眾多,但是畢竟不是每個人都能活到100歲以上。除了巴馬還有別的長壽地區,它們或許不具備巴馬那樣傑出的地理條件,卻一樣孕育了眾多的百歲老人,這又是為什麽呢?


環境是唯一的因素嗎?

2007年,一次人口統計讓河南夏邑人驚訝地發現,自己生活的這片土地竟然有這樣多的百歲老人:總人口113.8萬人的夏邑,百歲以上老人有120人,百歲老人比例為10萬分之10.5,遠遠超過了中國老年學學會規定的10萬分之7。


中國的長壽區有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主要沿江河流域分布,但是主要分布在珠江、長江、瀾滄江流域。河南夏邑屬於黃河流域,在中國的長壽區中,這是至少在環境上顯得非常獨特的一個。和廣西巴馬比起來,夏邑的自然環境全然不同。巴馬是山區,夏邑卻是標準意義上的平原。夏邑長壽養生文化研究會的孫作軍主任在電話裏這樣提醒我:“到了夏邑,你可就看不見山啦!”的確,這個地處河南、山東、江蘇、安徽四省交界處的縣城,無論向哪個方向看去都是一馬平川,有著典型的北方農村的疏朗景象。


巴馬是熱帶和亞熱帶分界區,夏邑卻是溫帶氣候。雖然隻是農曆八月底,夏邑已經很冷了。從巴馬出發時我還穿著T恤,下午到了鄭州,出機場時我已加上了長袖襯衣和一件衝鋒衣,而同機的很多南方人顯然沒有這樣的準備,一個個在寒風中瑟瑟發抖。孫作軍主任說:“咱們夏邑的氣候是非常典型的四季分明,和農曆上的節氣十分吻合,夏天就是夏天,秋天就是秋天。因為中國人用的農曆就是根據黃河流域的氣候編製的。比如立秋吧,今年的立秋是下午,那麽夏邑在這一天上午還很熱,到了下午就會轉涼,和農曆上的時辰分毫不差。”


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王五一老師說:中國的長壽區是以縣人口大於10萬人、每10萬人中有2位及以上百歲老人為標準劃定的。全國百歲老人2/10萬的縣域分布圖與相關環境要素的相疊加,再經過綜合分析可以得出我國長壽區的分布特征。基本上,這些長壽區域以西南部為多。尤其是廣西,無論從哪個指標來看都是全國長壽人口最為密集、比例最大的省份,即使以全區人口為基數,其長壽老人比例仍然能夠達到國際公認的長壽地區標準,是當之無愧的“長壽區”。其次就是海南、廣東和新疆等地,全省區的百歲老人比例均超過了1/10萬。而中國的東北地區則是長壽“盲區”,東三省的百歲老人比例比全國的平均水平還要低一半以上。


為什麽西南地區的長壽老人要遠遠多於東北地區呢?從氣候條件來說,中國的長壽區主要分布在中南亞熱帶、熱帶邊緣和新疆的暖溫帶地區,自然環境優美。海拔高度適中,一般都在1500米以下。氣候涼爽宜人,冬無嚴寒,夏無酷暑。適宜的氣候和豐富的植被為人類造就了舒適的生活環境,有益健康,利於長壽,這是很好理解的。


可是新疆呢?新疆和田也是長壽區,這裏不但夏有酷暑,冬有嚴寒,而且幹旱少雨,多風沙,又被昆侖山和沙漠所包圍,雖然長壽區內小環境還是算得上“綠洲”,地表水充足,樹木眾多,但是畢竟常有揚沙天氣,和我們通常理解的田園風光迥異。


2008年10月6日在江蘇如皋揭曉的“中國十大壽星”排行榜中,分列男女最年長壽星的都是來自新疆的維吾爾族人。男壽星是喀什的薩迪克·薩伍提,今年121歲。女壽星是烏魯木齊的買合甫·孜汗,今年118歲。


巴馬的瑤族和壯族在出生時都有屬於自己的生辰八字,這和漢文化的傳統習俗是一致的,都是以天幹地支紀年法來命名出生時的年、月、日和時辰。兩個同樣都為“甲子”年出生的人,要不就是同年的,要不就要相差60歲甚至60的倍數。因此無論經曆怎樣的時代變遷,無論檔案、戶口如何更迭,隻要記住自己的八字,甚至隻要記得出生那一年的天幹地支,就決不會把年齡算錯。但是新疆的少數民族沒有這樣嚴謹的紀年方法。中國老年學學會養老與護理專業委員會的原野主任告訴我們,在新疆做人口普查的時候,很多人的年紀都是自己隨口報的,這很難保證年紀的確切性。“比如有的老人說他是大羊生小羊時出生的。可是大羊年年都在生小羊,究竟是哪一年呢?沒辦法確認。”


王五一老師的長壽區圖,是根據第5次人口普查的數據,2/10萬的百歲老人比例做出來的。中國老年學學會認證的長壽鄉,標準為7/10萬,目前經過認定的地方有湖南麻陽、廣西永福、四川彭山、湖北鍾祥、廣東三水、河南夏邑、江蘇如皋和四川都江堰。——世界上其實缺乏統一的長壽區標準,而公認的長壽國度日本,其長壽老人也沒有特別明顯的區域分布。


那麽,如果把老年學學會認定的長壽鄉和王五一老師的長壽區地圖疊加起來,就會發現問題:新疆的“長壽區”麵積巨大,但是沒有長壽鄉,盡管有個“拉依蘇村”——但是,村這種單位又太小。新疆到底能不能算一個長壽地區,這的確是讓專家們都覺得頭疼的問題。


如果數據真的有問題,那麽我們就沒有辦法還原真正的長壽區域分布。如果隻按照比例來計算,那麽中國應該有3萬名百歲老人,他們在哪裏呢?


有一定能長壽的生活方式嗎?

世界衛生組織1997年宣布的那樣:每個人的健康與長壽15%取決於遺傳,10%取決於社會因素,8%取決於醫療條件,7%取決於氣候環境的影響,而剩下的60%都取決於自己。通常人們認為,“取決於自己”的那部分,就是指的生活方式。作為生活在都市裏的現代人,我們幾乎隨時隨地浸泡在鋼筋混凝土的城市森林所製造的各種廢氣與汙染之中。生活不規律、暴飲暴食、不得已的應酬、嚴重缺乏的睡眠仿佛是天經地義的生活狀態,如果聽說誰在晚上10點就關機睡覺了,就會大驚小怪地說:啊!他怎麽睡得著?我甚至不止一次地聽到這樣的論調:“都說肉吃多了不好,可是我寧肯隨心所欲吃夠50年,也不想青菜豆腐活100歲。”隻是,放縱口腹之欲的後果,是年紀輕輕就患上脂肪肝酒精肝,高血脂高血糖高血壓的“三高”人群越來越年輕化。有個朋友詩意地說“有人以營養和健康的名義,不解美食的風情”,我倒覺得他是“以欣賞美食的名義糟蹋健康” 。果然,該朋友前幾日被查出有心血管疾病,頓時不敢再進油葷,改吃他以前認為“嘴裏淡出鳥來”的素菜了。


2008年9月在中國老年學學會於廣西永福召開的“長壽與發展高峰論壇”上,來自各地的老年學研究專家和養生愛好者們分成三個小組進行討論。我從靜悄悄的“長壽與經濟社會發展”小組溜出來,推開“長壽與生活方式”小組討論的會議室大門。沒想到,這裏竟然熱鬧得像早晨的公園。來自大連的郭振禮老先生正在帶領大家一起做簡單的自我按摩。在隨後的總結交流環節,郭先生特別強調說:要用中醫理論來指導養生。《黃帝內經》裏提出根據陰陽四時變化安排相應的生活起居,如果能夠一一遵照執行,對順應天時、康健身體,是很有裨益的。


 湖南長沙市中心醫院老年醫學研究所的朱誌明老先生,結合自1958年以來進行的前後3次90歲以上老人的長壽調查,以及追蹤16年以上的縱向觀察,得出這樣的結論:健康長壽是多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長壽經驗的集中點為健康的生活方式,核心內容可以總結為“堅持活動,處世樂觀,生活規律,營養適中,戒煙少酒,講究衛生。”


2005年2月25日的《環球時報》報導說:“根據俄羅斯國家統計委員會最近提供的數據,俄羅斯男性現在的平均壽命是58.6歲,而女性為73歲……三分之而的俄羅斯男性死亡是處於醉酒狀態——淹死在酒缸裏的人比淹死在水裏的還要多。”女性比男性的平均壽命高出14歲多,而關鍵的原因就在於男人酗酒的惡習。這樣的案例正可以說明:隻有健康的生活方式才是延年益壽的法寶。而世界衛生組織也給出了更具體的數據支撐這個觀點:健康的生活方式可以使高血壓發病率減少55%,腦卒中減少75%,糖尿病減少50%,腫瘤減少1/3。


然而,作為一個較真的人,我不禁要問,上述數據中的另一半是怎麽回事呢?健康的生活方式並不能完全杜絕疾病的發生,如果這個還比較好理解的話,那麽那些生活方式不健康卻仍然長壽的人又說明了什麽呢?雖然這些人在長壽老人的群體裏並不占多數,但是我們不能否定他們健康長壽的事實。經常被又抽煙又好肉的人們拉出來當榜樣的著名人物有毛澤東、鄧小平,他們都從艱苦的歲月中走出來,生活習慣是人所共知的不健康,任何時候煙不離手,毛主席還嗜好吃辣,吃紅燒肉,熬夜。可是他們都活到比較高壽的年紀。


也許有人會反駁說,毛與鄧長壽的理由是他們得到了非常好的照顧,享受了最好的醫療保健。那麽,在我所接觸到的百歲老人當中,也有類似的例子。有的老人家性格急噪,有的老人家每天看電視到夜裏十一、二點。河南夏邑的張德雲老太太,愛好吃糟魚,尤其要喝酒,每天要喝不少於3兩的白酒。她已經106歲了,卻不癡呆不糊塗,還能夠生活自理。按道理糟魚一類醃製的食品都不利於健康,但是老太太吃了一輩子,也沒有什麽不適。


唯一能夠成為共同特點的就是:適量的運動。無論毛鄧,還是長壽區的百歲老人們,他們的共同特點就是一生都不曾停止勞動或運動。難怪巴馬的陳進超所長說:“我要奉勸各位:養生要趁早,最好從兒童時代就開始。長壽沒有秘密,你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抽(煙)就抽(煙),但要自身條件允許,不過分、不過量,你的生命就握在這些食物的分與量中。”看來,“分”與“量”才是關鍵所在,而這個分量究竟是多少,也是因人而異的。


吃什麽才能長壽?

在長壽研究中,飲食是特別重要的一項內容,壽星們的飲食之道究竟可不可以複製到我們的生活中來?

中科院地理所的王五一老師告訴我,在長壽區的主要食物中,微量元素硒的含量都比較高。硒是一種抗衰老的元素,而食物中同時還含有其它的與生命有關的微量元素,比如鋅和錳。我們通過對比各長壽區老人的飲食習慣,會發現有些食物反複出現在食譜中。比如玉米、紅薯、豆類,以及各種蔬菜。尤其是玉米,無論是遙遠的新疆,還是北方的河南,無論是四川、湖南、湖北,還是南方的廣西,玉米都是老人們食譜裏的常客。


其實對於很多生活在農村的老壽星們來說,吃什麽並沒有多大的選擇餘地,吃多少才是自己的決定。按現代醫學理論,人體每天需要熱能在2400大卡以上才能正常生存,然而巴馬長壽老人大多在每天1400~1900大卡之間,遠低於“現代標準”。即使家境允許,老人們也不會吃得太飽,好吃的不好吃的,就吃那麽多。


那麽,有沒有什麽是不吃的呢?原野主任說:“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我們給老人發放的問卷調查中,吃什麽的都有,惟獨有一樣東西沒有人吃。”我們好奇地猜了一圈,都沒有猜中,最後原主任說:“是茄子。”茄子?!原主任很肯定地說:“沒錯兒,是茄子。這真的很奇怪。我們也和一些老人交流過,為什麽不吃茄子?但是沒有原因,不為什麽,就是不吃,也不是很刻意地拒絕吃,反正平時吃的東西裏偏偏就沒有茄子。”這項調查在不同的長壽區進行,調查問卷數千份,但是所有的問卷上,茄子那一欄無一例外都空著。不知道從現在開始不吃茄子還來不來得及,不過但凡長壽的結論都或多或少有悖論出現,如果是能盡快發現一位熱愛吃茄子的百歲老人,那麽茄子之謎就可以徹底被擱置起來了。


經濟水平的提高是利還是弊?

 從遠古到現在,大的層麵上看去,人類的平均年齡在不斷地提高,這似乎可以證明經濟水平與人口壽命是成正比的。但是,中科院地理所的報告指出:中國百歲老人比例的空間重心與人均GDP重心的位置偏離較遠,這也就是說,經濟發達程度的高低並不是大多數長壽區存在的絕對必要條件。更有專家直言道: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比較長壽的地區都不是經濟與科技的發達之地,這從很多壽星都是文盲也可以得到證實。


但是,——又一個“但是”,——地理所的報告同時也指出:全國百歲老人的比例從1990年的0.59人/10萬人,增加到2000年的1.44人/10萬人,各個省區長壽老人的比例也得到整體提升,這說明經濟發展對長壽水平還是有促進作用的。


否定之否定。長壽像一個環環相扣的謎題,至少把試圖通過經濟水平來詮釋長壽秘密的路給徹底否定了。寫到這裏的時候,我想起我訪問過的幾位百歲老奶奶,她們有的出身富貴人家卻一生清貧,老來生活雖然安定,卻也談不上富足;有的年輕時候特別受苦,甚至要過飯,逃過荒,但是兒女出息了,也給她帶來晚年的富裕生活。如果不看她們的穿著,隻看著她們的臉,恐怕沒有辦法分辨她們的家境。在自然衰老的容顏麵前,在無情的歲月雕刻之下,之前那一百年的貧富已無從分別。


長壽可以遺傳嗎?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長壽地區也不是一夜之間冒出來的。四川的彭山擁有曆史上最為著名的老壽星——彭祖,這位老先生號稱活了800歲,不過根據專家的考證,他是以60天為一年的,即便這樣,換算下來他也活了130多歲,是當之無愧的長壽者。彭山成為長壽區和彭祖一脈的遺傳基因有無關聯呢?


 彭祖是2000多年前的人物,或許還不足為憑,那麽重慶萬州的一項調查顯示,長壽有明顯的沿家族傳遞的特點。在被調查的105名90歲以上老人中,有48人的父輩活到“古稀之年”以上。湖北鍾祥自1988年到2008年的20年間對33位百歲老人進行調查,發現有確切家族遺傳關係的占64%,其中有3戶姐弟長壽的。河南夏邑發現一本司姓族譜,根據族譜記載,自南宋始的司姓1到11世先祖,其平均年齡達到了86歲,其中90歲以上的3人,百歲以上的2人。這也是長壽能夠遺傳的有力證據。


廣西巴馬地區在曆史上因為地理位置比較偏僻,交通不便,生活環境相對封閉,遺傳背景均一,一般在族群內婚配,外來移民混血較少,所以是研究長壽遺傳基因的理想之地。由廣西江濱醫院組織的遺傳學調查得出的初步結論顯示:長壽有明顯的遺傳傾向,有家族聚集性的特點。其實,早在1934年就有國外的研究結果表明長壽群體具有明顯的“祖先長壽表型”,但是究竟是哪一些基因影響著壽命,目前還沒有定論。


在江濱醫院的調查中,還得出了一個與遺傳無關的有趣結果,那就是女性末次妊娠年齡和生育子女人數與長壽有強相關性。也就是說,女性生孩子越多、末次生育年齡越大的,越有可能長壽。專家們給出的解釋是,這一現象有可能與女性體內雌性激素的停留時間長短有關。而我冒昧地從生存法則的角度揣測一下,這或許與人類想更多更好地留下自己的後代有關吧!隻是在實行計劃生育的中國,女性已經不再能受益於這一結果了。


女人為什麽更長壽?

女人的壽命長於男人,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在百歲以上老人當中,女性的數量也占絕對多數。在我拜訪過的十多位百歲老人中,男的隻有一位,而且陪同我的當地人很遺憾地說:上半年去世的百歲老人裏,大多都是男的。言下之意是現在男女比例更加懸殊了。


為什麽女人比男人更長壽?按老子的理論,應該是“柔弱勝剛強”。因為“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堅強。……故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女人雖然柔弱,但是“弱者道之用”,弱是萬物生發之始。


這和孔子所說“仁者壽”是一個道理。“仁”者,曆來被解釋為“仁慈”,其實這是不準確的。“仁”有生發之意,一切生物的種子都稱之為“仁”,如桃仁、杏仁、芝麻仁等等。“仁”還有知覺之意,這一用法目前還保留在中醫的古籍裏,如當肢體失去對痛癢的感知作用時,中醫稱之為“不仁”。女人孕育生命,女人敏感柔順,女人比男人更貼近生命的本質、生活的實質,女人比男人更熱愛生活、重視家庭。這些是女人比較長壽的哲學依據。


看來,俗話說的“女大三抱金磚”還很有現實意義,說不定這就來源於人們的生活實踐呢。不知道女人比男人長壽的現實能否撼動人們的婚戀觀?一直以來男大女小是順理成章的夫妻搭配,現在女大男小雖然也不少見了,但是年齡差距比起男大女小組合來,還是小很多。我經常聽到適婚年齡的男同胞們聲稱“堅決不找比自己大的”,與此同時,身邊的大齡未婚女青年又大把大把的。如果觀念能夠稍作調整,夫妻攜手的時間恐怕能長上很多年,而那些隨處可見的孤單老太也會減少許多吧。


不過,即使是女人比男人長壽這樣確鑿的事實,仍然有例外。2000年時,孟加拉國的男性預期壽命是55歲,女性預期壽命隻有53歲。其它幾個情況類似的國家多半都存在女性社會地位低下,以及嬰兒死亡率較高的現象。


古老的養生文化過時了嗎?

湖北鍾祥長壽鄉很為自己的長壽文化而驕傲,南北朝時期這個縣就叫“長壽縣”,曆代有關長壽人士的記載也比比皆是。同樣,廣西永福長壽鄉的人最為津津樂道的就是兩處“福”、“壽”石刻,河南夏邑更是搬出孔子故裏的榮譽,號稱儒家的孝道文化在兩千年的時間裏一直潤澤著這片土地。


的確,這些長壽鄉有著不同的地理條件和生活習慣,卻都有共同的長壽現象,在科學尚且無法解釋的領域,文化的旗幟便高高地飄揚起來。


事實上,中國是一個有著深厚養生文化傳統的國度。儒家一貫提倡重視身體:“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至始也。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道家把養生延年當作修煉的終極目的孜孜以求。中醫經典《黃帝內經》更是養生思想與實踐的集大成者,在休養精神、順應自然、注意飲食起居和鍛煉身體四個方麵提出了明確的主張。

現代人的性觀念比古人開放得多,但是一時的快樂放縱背後可能埋藏著禍根。《黃帝內經》直接把傷害健康的矛頭指向了過度的性生活。其開篇的《上古天真論篇第一》中就說到為什麽人會半百而衰的原因:“……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這說明中國的古人很早就明白適欲的道理。廣西巴馬多長壽老人也與其“三晚”風俗有關:晚戀、晚婚、晚育。新婚之夜不同房,新娘婚後常住娘家,隻有過年過節才團圓,妻子懷孕後到了要生的時候才到夫家落腳長住,但與丈夫分床而眠。看來,那種縱情聲色的人生態度已經過時了,真正的時尚是回歸傳統,做一個從一而終的忠誠丈夫、賢德妻子。


我們需要什麽樣的長壽?

長壽科學其實是一門相對比較寂寞的學科。也許是人在年輕的時候不大願意去想老了以後怎麽辦,但是更多的原因是科學家的生命也是有限的,有限的生命當中當然希望更多更快地產生成果,而長壽研究,甚至需要幾代人的努力才能有所結果。


在參加長壽論壇的時候,我發現與會人員大多是中年以上,老年工作還是老年人在做,這就是現狀。另一個現狀是,中國在1999年就已經邁入了老齡化社會,這10年來更是處在快速老齡化階段,平均每年增加596萬老年人口。


一方麵,我們在呼籲社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到老年人身上,完善社會福利製度和醫療製度,加快建設養老服務體係;另一方麵,我們更要鼓勵老年人加強養生保健意識,擁有健康的晚年生活,這於人於己於社會,都是最大的福音。同時,我們也應該考慮到,隨著老年人口的越來越多,退休的年齡是不是要適量放寬?可是放寬的同時,大量年輕的勞動力找不到工作的情況會不會愈演愈烈?有沒有可能在老有所養的問題上拓寬思路,把養老問題社會化,一邊解決中年人的負擔,一邊給社會帶來新的就業崗位?


 從長壽鄉采訪回來,就我個人而言,對於生命的長度又有了新的認識。我的奶奶85歲了,她身體的各項指標都很正常,但是衰老還是不可抗拒地奪走了她的記憶力和生活自理的能力。我時常看到她坐在大門口,眼神空洞地望著前方。那時候我就想,我不要活到這麽老,我不要這樣空洞的日子,日複一日的,時光仿佛停頓下來,生活還有什麽意義?長壽鄉的百歲老人們卻給了我深深的震撼,他們當中有能夠穿針引線賽過年輕人的,有98歲還長出了新牙的。河南夏邑102歲的王張氏,今年夏天在子女們的陪伴下,飛越關山,前往香港、澳門旅遊,空姐們紛紛與她合影留念,因為自航空公司成立以來,“還沒有搭載過如此高齡的老人呢!”老人陪我看像冊的時候一直攥著我的手,開心地笑著。她的手柔軟而溫暖,一點都不像102歲的老人,我忍不住對老人的兒子說:像她這樣活到100多歲,才是真的幸福!


我以前以為90歲的老人能自己做飯是奇跡,現在我相信哪怕活到120歲也是有可能生活自理的。有人說死亡是人類的終極恐懼,而生命的延長就是對死亡和恐懼的抵抗。活的越長,當死亡來臨的時候,悲傷越小,所以古人有“喜喪”一說。能夠安詳地老死家中,應該是人一生所能經曆的最後以及最完美的幸福。


結語

人生如牌局,每個人手上的牌分別代表了環境、家境、性格、性別、生活方式、遺傳基因等等。有的人拿一手好牌卻早早出局,有的人運用智慧外加運氣所以笑到了最後。先天的因素、外在的因素雖然不能改變,人的生命力和創造力卻可以點石成金。在張揚個性的當下,長生不老或許不再是個時髦的誌向,人們更注重生命的內涵和張力,願意讓有限的人生當中有無限的可能、無限的精彩。是的,長壽可以不是人生的目標,但是健康地活著絕對是值得嚐試的,這或許是百歲老人們給我們最好的啟迪。

頁麵版權所有 廣西把根留住醫藥科技有限公司 南寧網站建設 本站由千樹科技設計製作 後台管理 桂ICP備19009567號 桂公網安備 45010302000818號